鑫航集運物流 » 合肥新聞

我從包公家鄉來|“包公家鄉”與“殷商之源”共話包公傳承之路

凡本報記者署名文字、圖片,版權均屬新安晚報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;已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使用時必須註明 “來源:新安晚報或鑫航集運物流”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
這是一場來自“殷商之源”和“包拯家鄉”的歷史對話和思想碰撞。11月20 日上午,“我從包公家鄉來”大型融媒體採訪團與商丘市委宣傳部、商丘專家學者、媒體代表等一起召開座談會,就弘揚包公文化、傳承包公精神交流座談發言,紛紛表示將以包公精神為紐帶,建立起更加廣泛深入的聯繫,不斷促進兩地文化交流邁上新的台階。

座談會現場。

以包公精神為紐帶促進兩地深入合作

“包公的故事在商丘可謂家喻户曉。”商丘市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劉玉傑在致辭中説,商丘是“戲劇之鄉”,包公戲是最受歡迎的,有關包公的戲曲一直傳唱至今,“這次包公家鄉人到商丘,是一次感情的聯絡,文化的追求。商丘和包公有着非常深厚的歷史淵源,流傳着很多與包公有關的故事。包公廟、包公戲、包河等都是商丘人民熱愛包公、敬仰包公的見證。”

“安徽和河南兩地風土人情接近,地緣文化相親,座談會對包公精神和商丘歷史文化進行深入的探討,對促進兩地的交流有很好的作用。”他希望通過這次採訪活動,以包公精神為紐帶,能夠使商丘與合肥市、肥東縣等建立更加廣泛、深入的聯繫,促進兩地的文化交流邁上新的台階。

“包公不僅僅是肥東的、合肥的、安徽的,也是廣東的、河南的、浙江的,更是中國的,全世界的。”肥東縣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許澤夫表示,肥東是包公的出生地和歸葬地,肥東縣委縣政府十分重視包公文化的傳承與發展,目前肥東正在建設包公文化園,預計明年建成對外開放,還與安徽大學聯合創建“包公文化研究中心”。“研究包公文化具有很強的現實意義,下一步肥東還將加大在全國各地的包公文化交流和合作。”同時,他歡迎商丘的客人到包公的出生地去走一走、看一看。

包公精神值得探究傳承和發揚光大

“去年,‘我從包公家鄉來’大型融媒體採訪活動深入廣東肇慶、河南開封兩地採訪,成果豐碩、影響廣泛。為繼續弘揚包公文化,今年我們再出發,首站來到商丘,感觸很深。”新安晚報社副總編輯甘臻在座談會上説,商丘對包公文化及精神的保護和推崇,令人印象深刻;民間對包公的喜歡,感人至深;商丘作為殷商之源,包公精神在新時代的商丘煥發出勃勃生機。

“包公出生於合肥,成名於肇慶,揚名於開封,鍾情於商丘。”甘臻説,在商丘這裏包公親民愛民得到了很好的體現,包公的剛正不阿、不畏權貴、執法如山、為官一任,造福一方,這樣的包公精神也切合了當前反腐倡廉、執政為民的時代主題,值得我們好好去探究、傳承和發揚光大。

“商丘合肥一線牽,高鐵巧結兩地緣。殷商之源話包公,媒體互動開新篇。”對於此次兩地的包公文化交流,商丘日報社總編輯郭文劍用一首詩表達了自己的感受。他表示,商合杭開通之際,他曾經去合肥採訪過,包公文化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“包公在商丘與合肥的交集很多,商丘合肥兩地如今高鐵每天19 趟往返,不僅地理距離更近了,包公文化在心靈上也拉近了商丘、合肥兩地的距離。”郭文劍説,結合包公文化來看,不僅是“來自安徽廬州府”的包公曾在歸德府南京(宋朝時商丘的地名)做過10 個月的路東治轉運使,以及包公當轉運使疏浚汴河漕運給商丘至今留下的包河,還有當轉運使在歸德府永定鄉懲治“南霸天”而有包公廟繼而有現在商丘睢陽區包公廟鄉……

“全國以包公命名的鄉鎮,只有肥東包公鎮和商丘包公廟鄉。”郭文劍説,包公文化及精神歷久彌新,賦予了很多時代的意義,新時代仍然需要大力弘揚包公文化,也希望兩地今後多溝通多交流多合作。

文史專家、安徽省文史研究館館員、合肥市政協原副祕書長、文史委主任戴健:兩地應加大合作交流弘揚包公文化

戴健在發言中介紹了合肥市情,特別指出發明巢居的合肥有巢氏,和發明取火的商丘燧人氏處於同時代。合肥已發現古村落遺址,可上溯到五千年前,地名見於司馬遷《史記》、班固《漢書》、陳壽《三國志》、酈道元《水經注》。而包公是唯一被記入城市推介語的合肥名人。

戴健介紹,包公曾在商丘擔任京東路轉運使,轉運使這個官,相當於現在的採購運輸部長。轉運使除掌握一路或數路財賦外,還兼領考察地方官吏、維持治安、清點刑獄、舉賢薦能等職責。“當時黃河常鬧水患,包拯到任後決定開鑿、疏浚汴河,打通漕運通道,老百姓為了紀念包拯的漕運功績,就把汴河叫做包河。”戴健説,愛民如子的包拯還深入民間體察民情,不顧同朝好友情面,怒鍘欺壓百姓的“南霸天”。包拯還要求各縣富户和官吏開倉放糧救濟災民,並免去大災之年的賦税。至今還流傳包公晾米台、放糧池等美好傳説。

戴健表示,通過在商丘的實地走訪,感到包公精神和文化內涵在商丘得以發揚光大。他建議,安徽和河南,應友好開發包公等名人資源,加強合作交流,為弘揚包公文化、傳承包公精神盡一份力。

商丘市作家、文史專家劉秀森:包公家鄉人來商丘感到非常親切

“包公文化在河南在商丘影響深遠。”提起包公,劉秀森如數家珍,50 多年前他曾經去過合肥採訪包公文化,如今包公家鄉人來到商丘,他感到無比親切。

“包公是我國曆史上著名的清官,老百姓都很擁護愛戴他,研究包公精神對弘揚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,對堅持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。”劉秀森説,研究包公精神,要搞清楚它的源頭;總結包公精神的核心忠孝仁德和廉潔,來源於中華民族的仁德;商湯的廉政文化也對包公的清正廉潔思想產生了很大的影響。

劉秀森説,綜覽史書記載,中國的廉政文化從商湯開始,形成了中國最早的廉政和反腐倡廉的理論。他希望,合肥和商丘兩地攜手,加大交流合作,共同弘揚包公文化,傳承包公精神。

安徽大學法學院副教授、理論法與行政法學系副主任沈嵐:從法律文化視角解讀包拯的法律思想

藉助《包拯集》中的奏議及話本、小説、雜劇、戲曲中等民間文學作品中的包公故事,沈嵐試圖從法律文化視角對包公思想進行解讀。

“包公之所以能神化為百姓心目中的‘包青天’,恰恰反映當時現實中清官的缺失及百姓對公正司法的渴望。”沈嵐説,“仰合天道,俯順人情”是包公對法律的終極追求。從流傳下來的很多案例可以看出,包公追求的司法目標正是天理、國法與人情的相結合。

“回觀當下,我們要將忠君思想轉化為愛國情操,努力為中華民族的強大而奮鬥;我們更應該學習包公情理法交融的司法智慧,大力推進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,追求司法的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的相統一,構建‘法安天下,德潤人心’的和諧法治社會。”沈嵐表示,商丘的城市名片是“殷商之源,通達商丘”。這裏的“通達”不應僅僅指商業、交通層面,應該也包括文化層面的古今通達。相信殷商文化的深厚底藴能繼續助力包公精神的弘揚,產生更多如李學生般的“商丘好人”,傳承和發展中華傳統優秀文化。

中央美術學院碩士、商丘文史專家孫志傑:開設包公文化博物館教育後世

“包公在商丘人民的心目中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。我最早的童年記憶中,就有在火神台戲台上看到的豫劇包公,回家後在門板上面用粉筆畫出心中的黑老包,這就是我最早的塗鴉作品。”孫志傑説,在商丘古城南60 裏有個包公廟鄉,這是中國唯一自古延續至今、以包公命名的鄉級地名。由此可見在商丘人民心中對包公的敬仰之情。這裏有專門祭祀包公的包公廟、壞人不敢喝的清官井、賑濟災民的放糧池等文物古蹟。

另外,商丘東部還有包河,相傳包公為了救濟災民,運糧方便而挖了這條河,後人為紀念他,稱為包河。在虞城縣界溝鎮北面的包河上有包拯晾米台,包公這些救民於苦難的故事廣為流傳。“包公除暴安良、為民請命的精神值得我們深入研究。”孫志傑建議,可以開設包公文化博物館,建設廉政文化長廊,弘揚社會正氣,教育後世。

新安晚報 鑫航集運物流 大皖客户端記者 劉暘/文 王從啓/圖

返回頂部